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chase-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未来十年是计算产业新的黄金十年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55 次

  “计算是我们必须持续投入的领域。”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9月18日开幕的2019年华为全连接大会上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对华为来讲,构建未来智能世界的两大关键技术——联接和计算是同等重要的,因为“在当今的世界里,哪里有联接哪里就有计算,哪有有计算哪里也会有联接,两项技术是密不可分的。”

  通俗来说,这相当于吹响了华为向半导体领域“急行军”的“号角”。华为已经认识到在芯片领域拥有更多话语权,才能让华为拥有更广阔的市场腾挪空间。

  胡厚崑宣布,华为将坚定不移地发展面向数据中心服务器领域的鲲鹏系列芯片、面向AI智能计算的昇腾系列芯片、面向终端的麒麟系列芯片和面向“智慧大屏”的鸿鹄系列芯片。但胡厚崑表示,华为以芯片为核心的计算战略,将立足于自用,不会对外独立销售芯片。

  胡厚崑还援引Gartner的预测数据称,未来五年,全球计算产业总体规模将达到2万亿美元;而未来十年,将成为计算产业新的黄金十年。

  计算需求爆发和模式演进

  “计算成为人类能力的延伸。”胡厚崑认为,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计算机的体积越来越小,已经从大型机发展到小型机,再发展到PC、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另一方面是计算设备与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在此过程中,“我们看到了计算的前景。计算能力的提升已经变成人类能力提升的重要条件。”胡厚崑表示。

  与此同时,计算的模式在也在不断演进。胡厚崑总结,发端于chase-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未来十年是计算产业新的黄金十年上世纪60年代的CPU是基于规则的计算,而2010年以后崛起的NPU是基于统计的计算。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因为“我们遇到另外一些规则之外的事情,比如对声音的识别、对图像的识别,没有固定的计算规则,无法基于规则进行计算,科学家就想出了基于统计的计算,来解决没有固定规则的计算需求”,胡厚崑说。

  华为认为,未来基于统计的计算(即AI计算,产品形式为NPU)将变为主流,基于统计的计算将占到全社会所需要算力的80%以上。在此过程中,全球计算产业将进入智能计算时代。

  华为还认为,AI智能计算时代有三个关键特征:一是对算力高度依赖,实际上基于统计的计算本身就是“暴力计算”,比如让机器识别一只猫,至少需要超过100万张关于猫的图片对机器进行训练,该过程就chase-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未来十年是计算产业新的黄金十年需要消耗很多的算力。

  二是“计算无处不在”,因为人工智能将无处不在。过去很多人认为,人工智能的算力主要在云端,现在已认识到这是一个误区,无论是在云端,还是在终端侧、边缘侧,都应该有计算能力。

  三是“端边云协同”,实现计算无处不在、智能无处不在。

  发力计算的四大关键北外星光抓手

  在华为看来,在计算产业发力“挑战越大机会越大”,因为“有挑战有困难就有机会”。

  胡厚崑介绍,华为在计算产业发力有“四个关键抓手”。一是架构创新,“华为已发布达芬奇架构,为什么要发布这个?因为在算力成为稀缺资源的发展趋势下,在摩尔定律几乎已经走到极限的情况下,计算产业需要找到新的架构。”胡厚崑表示,从华为自身来看,目前华为业务已经分布在终端、网络和云等多个领域,华为本身也需要一种全新的计算机构,让我们能覆盖‘端边云’全场景智能计算,而达芬奇架构也是目前业内唯一一个能够覆盖‘端边云’的计算架构。

  二是全面布局处理器业务,构建面向鲲鹏、昇腾、麒麟、鸿鹄四大处理器产品线

  三是商业策略chase-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未来十年是计算产业新的黄金十年上“有所为有所不为”,坚持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应用开发和迁移。“不准备对外独立销售处理器,主要以云服务的方式向客户提供服务,但会对外销售AI模组、板块等。”胡厚崑还表态称,华为将坚持“不做应用”,但将投入团队和资源帮助合作伙伴基于华为计算能力做好应用以及应用迁移。

  四是坚持开放生态战略。“华为已经推出‘沃土计划’,过去四年发展很好,已经有超过130万开发者在华为生态中。”胡厚崑还宣布,华为将启动新一轮“沃土计划”,将投入15亿美元进一步扩大开发者社区,让开发者规模从目前130万扩大到500万以上。

  另外,在业务策略上,华为在计算领域的发力重点是主板、服务器操作系统数据库编译器和工具等,目标是让合作伙伴更有信心加入到华为的生态系统。在AI计算上,华为计划进一步夯实自己全栈全场景的AI解决方案。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责任编辑:DF386)